不堪对方 强烈控制欲 女郎提分手 遭男友痴缠性侵 – 十大平台网

不堪对方 强烈控制欲 女郎提分手 遭男友痴缠性侵 | 十大平台网

彭小姐在被性侵后曾向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(AWARE)求助,当她被陪同去报警,得知这类案件处理时间较长,而且需和加害者当面对质,最后决定作罢。

这件事情在本地掀起轩然大波,网友讨伐,校方检讨,就连国会也就此事进行辩论,女郎过后画了一则“我支持马芸”的漫画,她配上文字述说:“我是一名(性侵)幸存者,我的强奸犯让我沉默了太久。然而我找到了我的声音,找寻声音的当儿我发现我并非一个人,发现我非一个人的当儿,让我们一起为改变而战。”这则漫画获得超过1万6000人点赞,包括马芸本人。

彭小姐忆述,2016年学校暑期回国与家人团聚,但前男友竟在他家门出没,还骗母亲说他受邀赴约。

彭小姐(24岁)她接受《新明日报》访问时说,尽管一开始就察觉到这段恋情暗藏暴力倾向,但从来不知什么是健康的性爱关系,和‘征求同意’(consent)的含义。




m1_Medium.jpg
彭小姐事后设立了漫画平台,分享日常生活中的压抑与焦虑。(取自IG)
m4_Medium.jpg
彭小姐事后设立了漫画平台,分享日常生活中的压抑与焦虑。(取自IG)

去年10月开创漫画平台公开不幸经历,提倡健康两性观,并希望提高人们对心理疾病的认知。

她18岁时坠入爱河,但交往后三个月,男友就表现出很强的控制欲,与言语上的暴力,忍无可忍后,在交往两年半后毅然决定切断这段感情,但男友却苦苦挽留。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曾鼓励马芸 两人相扶持

“我当时只觉得害怕,脑中一片空白,那一夜后我便不断强迫自己将脑中的记忆抹去,回美国上学。”

受访心理医生杨家乐和王启承都认为,正面在社交媒体分享历程对提高人们对精神疾病的意识有所帮助。当受害者站出来时,其他沉默的受害者可能会受鼓舞也为自己发声。


“陷入低谷期的时候,我会很长一段时间躲在被窝里,脑子里想得都是我的不好,想着怎么结束生命。”

m5_1_Medium.jpg
彭小姐事后设立了漫画平台,分享日常生活中的压抑与焦虑。(取自IG)

“通过分享,我感觉内心更加强大,看到更多受害者站出来声援,我也感到很欣慰。”她希望平台能形成一个互助社区,鼓励更多受害者为自己发声。

m3_Medium.jpg
彭小姐事后设立了漫画平台,分享日常生活中的压抑与焦虑。(取自IG)

分手后前男友跟踪骚扰,以致她两年来不敢回国。

目前她更新了近100则贴文,粉丝人数也超过8300人。

绘制漫画 公开经历

她透露,受到反性侵“我也是”(#MeToo)运动的启发,去年9月尝试在非公开账号上载自身创伤经历的漫画小故事,得到不少正面反馈,于是去年10月便在instagram和patreon网站上设立@rachelpangcomics漫画平台,以图文并茂的黑白漫画形式,公开在职场、情感、交友和生活上所遭受到的压抑和焦虑。

“他当时用自杀来威胁我,强制性的要求我去他家里面谈,我当时为了照顾他的情绪才会顺从。”

据她忆述,有一晚二人正在男友家中谈话,但对方竟突然将她拉入房中,不顾她的反对与她发生性关系。

医生:其他受害者 或因此而发声

遭骚扰 2年不敢回国


彭小姐在美国上学期间求医,被确诊患上忧郁症和创伤后压力症候群,每周需要接受心理治疗。

彭小姐说,男友事后不但没有悔意,反而不断发短信威胁她不能报警,否则便要散播不雅照片,她之后便切断联系。

女郎不堪男友强烈控制欲提分手,不料遭对方痴缠以死相逼还惨遭霸王硬上弓,向朋友倾诉竟换来一句“男友怎么可能强奸你”,让她饱受困扰,患上忧郁症和创伤后压力症候群。

m2_Medium.jpg
彭小姐事后设立了漫画平台,分享日常生活中的压抑与焦虑。(取自IG)

国大女生马芸在社交媒体公开她去年11月在宿舍厕所遭偷拍的经历引起社会关注,女郎私信鼓励马芸,两人互相扶持成网友。

女郎向记者证实,所绘制的小故事都是亲身经历,平均一则漫画须耗时3至4个小时,而她自小就喜欢绘画,但从未接受任何相关培训,因此自嘲画工一般。尽管如此,仍有许多网友透过凸纹看到她的用心良苦,并称漫画十分“真切且诚恳”,让他们感觉找到知音,不再孤军奋战。

不过杨家乐指出,社交媒体平台舆论的不可控性,不同于和亲属朋友或专业辅导员分享。网上分享历程存在泄露个人隐私、造成二度伤害、被曲解或利用的风险。王启承认为,在网络公开个人历程的勇气可嘉,也可以更好地提高意识,但他仍提醒公众不应“上网求医”,怀疑有精神疾病时仍应向专业辅导员求助。

“当时我妈妈每天都要到地铁站门口来接我回家,我出门时也感到很害怕。”接下来长达两年时间内,她不敢回国,直到听闻前男友已出国求学,去年大学毕业后才回到新加坡并开始照常生活。她说,心理隐疾犹如定时炸弹,没有预兆地回来,接受心理治疗后,找到途径可以缩短时间振作起来。

她说,当时还私信鼓励马芸,并感谢她愿意公开发声,后来两人还在网络交谈,马芸还关注了其漫画平台。